快感二八零
 
 

拍攝活動時我總會想起觀察者效應:被攝者在意相機存在而變得不自然,攝影師因應對方反應相應改變行為;當你拿出相機尋找構圖和拍攝時機,就成了旁觀者,從活動中抽離。

而像Narrative ClipAutographer這類全穿戴式相機,就能避免上述情況。

不過真正讓我對穿戴式相機產生興趣,是有次偶遇一個女生,和她短暫相處的畫面雖然深深印在腦海裡,但事後還是很希望有部相機把那一刻自然地記錄下來,那怕只是影到模糊的臉… 

幾年前,我參加了一個為期十日的禪修課程 (1)

課程在上水一個遠離人煙的營地進行。十天內參加者不能和外界聯絡,不能閱讀書寫,不能使用電話互聯網絡,不能與其他人談話,連眼神接觸也要避免。這猶如與世隔絕的十天,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冥想。

頭三天,觀察自己的呼吸。觀察空氣從鼻子進入身體,再經鼻腔鼻孔呼出來的實況。每朝四時半起床,除了間中休息和吃飯,一天大約十小時是冥想觀察呼吸。

接下來的七天,改為觀察身體的感覺,由頭至腳,由腳至頭。身上突然有發癢的感覺?不要給它反應用手抓,而改為觀察發癢的感覺。

雖然遠離塵世每天打坐,但到了第五天我的心還是很亂,不停出現念頭和想法。

到了第七/第八天的一個早上,失戀第一天那種心如刀割的感覺突然湧現… (待續)

上2003 - iBook,Titanium Powerbook G4,第一代iPod和在Ebay投標回來的Newton Message Pad 130。
左中
糖果塑料般的半透明iMac真是很美。
右中這部Intel iMac陪了我差不多八年。
下
2013 - 家中的Macbook大合照。其中2003年購入的Aluminium Powerbook G4,還運作正常!


2003 - iBook,Titanium Powerbook G4,第一代iPod和在Ebay投標回來的Newton Message Pad 130

左中

糖果塑料般的半透明iMac真是很美。

右中
這部Intel iMac陪了我差不多八年。



2013 - 家中的Macbook大合照。其中2003年購入的Aluminium Powerbook G4,運作正常!

麥金塔,三十歲生日快樂!

image

1. 我的第一部Mac是2001年的iBook。那時要在PC上做影片剪輯,軟件難用,硬件設定複雜。而iMovie和內置火線的iBook,真正即插即用,開箱後短短十多分鐘我便成功剪輯人生第一條影片。

2. 1995/96年第二期的PC Home雜誌。那一期介紹了三件蘋果產品: 掌上助理Newton Messagepad,家用電腦Performa 6400和手提電腦Powerbook。比較我當時所用的”灰盒子”,這些仿如來自外星的設計和功能讓我感到無比的震驚,從此踏上用Mac的不歸路。

3. 我最愛的Mac是Titanium Powerbook G4。除了那跨時代的1吋超薄機身 + 15吋寬螢幕 +吸入式光碟 + 號稱超級電腦速度和鈦金屬外殼的設計,Jeff Goldblum擔任旁白的廣告也是吸引我的原因,哈哈。

….. 直至2004年有一天,機身和螢幕的鉸位斷掉,AppleCare不保,我花了個多月和蘋果據理力爭。最終節省了5,000多元,但傷了感情。

And my relationship with my Mac was never the same。

How Far Will You Go To Get Competitive Edge? (2)

上文:(1)

六月從驗血得知自已血紅素指數正常,證實維他命B起了作用。但我其他吃過的維他命,未有可量化的證據也算了,連一點讓我感覺良好的安慰劑效應也沒有⋯⋯

當然,沒有目標去Hack,有結果才怪!而且健康的”感覺”,我早在跑步找到了。

有一天,我喝了近400毫克的咖啡因。雖然這個劑量引起的症狀並不好受,但相對酒精讓人變傻和忘記現在,高劑量咖啡因給我一刻清醒的感覺。

“清醒,活在當下”的感覺,是很有趣的Biohacking目標呀,我想。

但好比岩士唐可以上高原訓練刺激紅血球生成素,咖啡因以外,也有其他方法:我曾閉關十日,每天打坐觀察自己的呼吸和感覺,也好像曾找到那種清醒當下的感覺… (待續)